十。廿八

有冇一種感覺,以前用菲林既時候你會好信部相機,因為somehow等得耐先得到出黎既野通常都唔會差得去邊,又或者你等左咁耐其實已經唔會諗佢好唔好;但宜家用數碼機,你唔會好信部機,更加唔會好信你自己,然後photoshop既時候你就發覺張相可以靚係有好多可能性,亦都代表有好多機會,所以你就不停執執執,最後有好多product出左,post左出黎既可能係你以為最好既product,但之後其他人又會囉黎改,係,果張值幾MB既相有好多創作空間,但其實咁樣搞法張相究竟值幾錢?

琴晚又search哲學D野搞到四點幾先訓,哈哈之前做proposal我都冇咁勤力,搵到一樣野好有意思: (quote自wiki)

柏拉圖並以一個著名的洞穴比喻來解釋他的形上學理論:有一群囚犯在一個洞穴中,他們手腳都被捆綁,身體也無法轉身,只能背對著洞口。他們面前有一堵白牆,他們身後燃燒著一堆火。在那面白牆上他們看到了自己以及身後到火堆之間事物的影子,由於他們看不到任何其他東西,這群囚犯會以為影子就是真實的東西。最後,一個人掙脫了枷鎖,並且摸索出了洞口。他第一次看到了真實的事物。他返回洞穴並試圖向其他人解釋,那些影子其實只是虛幻的事物,並向他們指明光明的道路。但是對於那些囚犯來說,那個人似乎比他逃出去之前更加愚蠢,並向他宣稱,除了牆上的影子之外,世界上沒有其他東西了。柏拉圖利用這個故事來告訴我們,「形式」其實就是那陽光照耀下的實物,而我們的感官世界所能感受到的不過是那白牆上的影子而已。我們的大自然比起鮮明的理型世界來說,是黑暗而單調的。不懂哲學的人能看到的只是那些影子,而哲學家則在真理的陽光下看到外部事物。(wikipedia)

睇完我就知道,點解有D人永遠都唔明對方想點既原因,其實活在影子下係冇錯,係正常,因為咁樣舒服D,做無知既人係一種幸福,而且佢地又點會知道有太陽既話呢個世界有咩唔同,同樣地知道的人亦都唔會明白無知既世界又係點。

跟住想講一樣野:莊周夢蝶

其實又係講”存在”本身係咩,同埋究竟”存在”係咪真係存在

其大意是:莊子一天做夢,夢見自己變成了一隻蝴蝶,夢醒之後他發現自己還是莊子,於是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夢中變成莊子的蝴蝶呢,還是夢中變成蝴蝶的莊子。在這裡,莊子提出一個哲學問題——人如何認識真實。如果夢足夠真實,人沒有任何能力知道自己是在做夢。但也可能是一次關於天人合一的清醒夢。(wikipedia)

係,你要知道,呢個世界係真係會有人無聊到咁,但呢個想法其實好amazing,做另類既野或者有另類既諗法冇錯。加上,其實某程度上哲學係最貼近我地人心靈既學問…


Somehow I think hunger is related to length of daytime/nighttime
I feel hungry at 6pm! How early is that? For a dinner!

在教堂接待處等著吃晚飯,不知怎樣的讓我想起上星期三我同樣在教堂,然後我們聽道的時候,學校那邊響起煙花的聲音。那種對比,就是學校會為了被冠以”university of the year”而開大型晚會,邀請幾組歌手組合來表演,相對教會那種calm and 更接近你心靈的感覺。

PS: 今晚的月亮又圓又大,真有意境。

原來我還是享受piano music多一點…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