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 Archives: MESS

十。十五

2017.7.2 at Tsim Sha Tsui, Hong Kong

每一天,我都在過著無聊至極的日子,究竟這種生活,何時才終結?

I wanna be productive as hell.

Advertisements

市儈從何來?

做了空姐四個月,算是習慣了這種需要卑躬屈膝的format/style,有別於其他行業,這裏同事每天變,要懂得打開話題,那程機才不致於被人西面,遭人話病。事實上,我感覺自己每天服侍的不是乘客,而是上司。Anyway,由於我們這些小薯服侍的是同事,討論大家喜歡的八卦就最好不過,那當然有關乘客的話題佔大多數。

昨天又是大陸port回來,公司出細機明顯是因為那些port沒有太多客,沒有太多客就即是人的質素或許樸素一點(?),其實可能沒甚關係,反正人還是可以是衣冠禽獸,金玉其外,敗絮其中。大陸女人打扮有多驚人不是新鮮事,但現在化妝方面還可說是跟得上潮流,年輕一輩都西化、至少韓化了。有一位樣子不錯、化妝打扮算是主流又不太cheap的女人,問餐的時候還好,沒有要求,咖啡茶也沒開口要,收餐的時候便顯露本性,未收到她的餐,便大聲開口問,「你們這些(舉起salad bowl)是不是要回用的?」「是呀,我們要收的。」

雖然,此乃小事一椿,不是我看低大陸客,但作為現代人,這種市儈如果是廿幾年前發生,其實不會讓人覺得陌生,可現在你們大國掘起,我看你的樣子,打扮不算高貴,但明顯是有打扮過的,三十多歲,應該不是大媽般的見識,看來骨子裏,還是最想吃免費午餐…

市儈,事實上不是罪,也未算是缺點,但就是不知就裏令人感覺羞恥,是消費主義和物質主義的關係嗎?坐過「頂級」航空公司,總要拿些紀念品,不然好像對不起自己的錢,回家後,到處炫耀一下,輕易地滿足了自己,就像我用幾百字描述一樁再小不過的事一樣,讓自己身份地位提升,像是每個人都喜歡做的事,每天都會做,而這些事,必然要做給別人看,沒人看的話,據現代人用social media的心態所說,又有可意義?

無無聊聊又幾百字,十月恰巧都是必須9up得多的月份…

十。十四

2017.8.27 at Xiamen, China

贏了這現實,就能在做自己的道路上向前邁出一大步。


就算知音不多 我用心哼過

無人可阻止我著魔 合上眼投入這歌

«綠野聲蹤» — 胡琳

一直知道自己不擅長宣傳自己的價值,事實上,連我自己自以為擁有的價值,也可能是別人給予我而已。

這個年紀,我這個死妹釘,很需要獨自困在自己的空間一段時間。